0

一个将军与和尚心灵精彩对话

已有 727 阅读此文人 - - 心理情感 -

人人都有一颗心,但每个人的心却变幻着、心就好象个魔术师,变幻无穷,却有又着许多困惑和疑虑,同一事物不同的心灵看法就会产生着各有所异的想法与结果。

时光追溯袁世凯把持国民政府后,地方军阀各自为政,任意横行,鱼肉人民。饱受外侮与内患中痛楚的中国人青年一代,把他们不幸的命运起先归咎于满清政府,满清倒了,他们就把一切的怨恨转移到“迷信”上面来。­这时候的云南新军统领李根源,是曾在德国陆军留学后返国的少壮派将领,一向都厌恶神佛迷信,自从升任为全滇新军统领之后,老早就想破除迷信。刚好有两个不守清规的和尚嫖妓争风打架,给新军抓到,增加了李根源的恶感。他以鸡足山僧人数万之众,借口有武装抗拒,就亲自率领新军骑兵,带了新式来复枪与马克泌机关枪,开往鸡足山。这数千兵将,一路拆炸佛寺,逮捕和尚。­
此时的虚云在祝圣寺内正讲着经,突闻僧人们狂奔报信。虚云果断而坚定地决定下山劝阻李根源。众人劝阻无效,各个泪下如雨,哭倒伏地……­
虚云不理众人,径自大踏步下山去了,他来到了悉檀寺山门,那些卫兵都是本地人,素来熟识虚云的,一见他来,就都吓得慌忙拦住。­
“虚老!”卫兵班长说,“您老人家快逃命去吧!大帅正要抓你枪毙呢!您快逃吧!”­
虚云说:“由得大帅枪毙我吧!烦班长替我投名刺求见大帅吧!”­
卫兵们说:“虚老!大帅见到您老,您还有命哪?我们不敢替您回!您快走吧,再迟恐来不及了!”­
“那么我自己进殿去见大帅!”虚云说:“各位班长请放我进去吧!”­
“虚老!”卫兵们拦阻不住,虚云已经进了殿内了。­
大殿上摆着太师椅子,坐着两人,一位是身穿大元帅戎装的军人,另一位是四川省布政使赵藩,后者素来拜服虚云,慌忙起身迎接。­
“虚老!您老人家怎么来了呢?”­
看到阶上这位百发飘飘,白胡长垂的清瘦老和尚,气宇不凡,态度安详镇定。李根源不由不心中吃惊:“哦!原来这就是虚云!果然有一点不凡风度!”­
“赵大人!”虚云谦礼道:“想不到在此见到您!久违了!是的,虚云今日来了,是来拜会李大帅的。”­
“哦!”李根源傲慢地不回礼!“你就是那个虚云!”­“正是贱号!”­
“我正要抓你!”李根源厉声叱喝:“你竟敢自己送上门来了!来得正好!你大概以不怕死自命吧?我问你!你有几条命?”­
虚云昂首泰然地说:“大帅!虚云只有一条命!也不是不怕死的英雄好汉,只是个出家人,今日不避斧钺,冒死来见大帅,实是为了保存佛教前来向大帅请命!请大帅立刻停止拆寺毁佛!”
“你真不怕死?”李根源冷笑,用勃郎宁手枪指着虚云太阳穴:“我只消轻轻一按扳机,你就报销了!看你还能讲什么豪语?逞什么强?”­
虚云面无惧色,温和泰然地微笑:“虚云早已心存殉佛,大帅请随时开枪好了!若是虚云一死,得遂大帅之心愿,虚云又何惜此一风烛残命?若是死前得蒙大帅听我讲明白又得蒙大帅从今不再毁佛,虚云甘心一死!”­
李根源冷笑不已,厉声喝道:“虚云!你谅我真不敢杀你?你真不怕我?”­
虚云说:“非也!大帅要杀虚云,还不容易?大帅要虚云畏惧,却无可能了!”­
李根源厉声叱喝:“好!虚云!你有种!你闭目等我扳机吧!”­
虚云夷然说:“我不须闭目,请动手好了。­
李根源大怒,手指就要扳下枪机,急得赵藩慌忙叫道:“大帅!”却又不敢再说下去。­
李根源冷笑着,却忽然收回手枪:“你说得对,我要杀你,还不容易?我要叫你死而无怨!你先答我话!你口口声声要殉佛,又叫我勿毁佛教!我问你!佛教有何益处?”虚云微笑答道:“佛陀设立佛教,立下大慈大悲,济世利民,普度众生,脱苦度厄,劝化世人为善去恶,修行修德,自度度人!佛教首先教人治心,心乃一切烦恼之源本,本得其正,而万物以宁,而天下太平!世界安宁。”­
李根源听罢,颜色稍缓和,点点头说道:“这倒也罢了!算你能言善辩!但是,要这些泥塑木雕的偶像有何用处呢?这些偶像徒然导民入于迷信!和尚不事生产,借佛敛财!实乃社会之寄生虫!”­
虚云从容庄敬地说:“佛言法相!相以表法,不以相表,于法不张。雕塑佛像,乃是借此象征佛像庄严慈悲,另人见而生敬仰信心又生敬畏。人心若无敬畏,则无恶不作,祸乱以成。即以世俗而言,尼山塑圣,丁兰刻木,中国各宗族祠堂,以及西洋各国铜像,亦不过是令人见而生敬信而已。佛像虽是泥塑木雕,吾人所敬拜者,并非泥土与木头物质本身,而是敬拜其所象征的大慈大悲之佛菩萨,从而心生百善之念,自度度人,见佛像而起敬信之忱,功效不可思议!语其极则,若见诸相非相,即见如来!”­
李根源点点头,微笑道:“听你讲来,也不无道理!好!你请坐。”­
他随即又令:“副官!叫人奉茶点给老法师!”­
虚云笑道:“大帅不必客气了!我不能领用荤油茶点。”­
李根源说:“老和尚果然修持不同!不过,我看你们这些和尚,大多数仍是不做好事,反而做很多怪事,导人迷信,不事生产,成为国家社会之寄生虫废物!又有些和尚饮酒吃肉打架,争田夺产,太不是东西!”­
虚云微笑道:“和尚是佛教僧人通称,有圣凡贤劣之别,不能因一二不肖劣僧而唾弃全僧!即如:吾人岂可因有一二无行秀才而骂孔夫子乎?又即如大帅统领兵将,虽军纪严明,无疑大多数官兵均服从军纪,但亦能人人均如大帅之聪明正直乎?海不弃鱼虾,所以为大,佛法以性为海,无所不容,贤劣并度,各人自性修持,亦难免有悟有迷,有佛有魔。但是一般而言,绝大多数出家僧人都是虔敬佛法恪守清规,僧秉佛化,护持三宝,济度众生,潜移默化,其用弥彰,于国家社会之人心与治安,于伦常秩序,于法律,于学术…… 都有莫大之无形贡献,并非废物也!说到不事生产,出家人亦多有自耕自给的,并非一概依赖社会,出家人之治经治学,教化世人,善化风俗,亦即是生产矣!生产之意义,固不仅限于庄稼耕织,举凡百工诸业,莫不为对于社会有直接或间接之生产,士农工商军政医教育无不是生产者!佛教僧尼亦是对社会人群有教化贡献之生产也!
李根源不住点头:“老和尚,这些都算你会说能言了!但是,我是不心服的!你们和尚讲什么因果,讲什么轮回,这些迷信观念!都是渺茫无科学根据的!我是个在西洋学科学与军事的人,我最瞧不起这些古老迷信!所以我决心要铲除它!我倒要听听你又怎样狡辩?”虚云微笑道:“首先,我要说明什么是迷信!所谓迷信,乃是指不明真理不知究竟而且不辨善恶;不分正邪之盲目附从。例如,杀人以祭邪神,宰牛羊鸡鸭生灵以拜鬼神,用金银赂求鬼神佑得财富,行淫乱以媚妖鬼邪神,籍鬼神而敛财营私,假鬼神而行丧天害理之邪行,或者假鬼神而导人行不忠不义不仁之事,教人偷盗奸淫杀生,教人欺骗敲诈,鼓励残暴无道……凡此种种才是迷信!若夫教人以忠孝仁爱,倡导信义和平,崇扬礼仪,坚修廉耻,发扬大慈悲之佛心,普度众生出于苦厄而极乐平安,教导世人以慈悲为怀互助相扶,以慈悲仁德教化世界,以六度万行作为精进之本,勤力修持、趋善却恶、皈正弃邪,此种正信正智,又何迷信之有?”­
李根源静听,不停地点头,他脸上的暴戾神色渐渐消失了。他说:“老和尚,这些话讲得很有道理!但是,你仍未解明因果轮回,这些不合科学!”­
虚云说:“所谓科学,乃是人类智识的积聚与探讨,继往而开来,知往而究未来,从已知求证未知!此种是求证之学问,永不停驻,务须不断探讨!方是真正之科学精神!在当前之阶段的科学知识,固然已较以往中古时代大为进步,但是是否就已经是无所不知了呢?是否就是完全了解宇宙奥秘了呢?”­
李根源说:“那当然还不能!”­
虚云说:“现阶段之科学知识,无论是化学物理数学天文学医学,虽已很发达,但是都未曾真正接触到宇宙本体的奥秘亿万分之一!今人但知讲科学,尚未深入宇宙深处去研究啊!西洋中古时代仍在“黑暗时代”饱受教会统治,讲什么地球是四方的,讲什么天方地圆,又讲什么地球是宇宙中心,太阳随地球旋转…… 这些似是而非的谬论!但是佛教经典,早在几千年前早已讲明宇宙是无限的宇宙,天外有天,世界外还有无穷世界,也早知道地球是绕日而行,也知道宇宙有亿亿万万星球星云了!西洋科学直到十八世纪才有显微镜发明,得见有细菌微生物,可是佛经早在数千年前已经说出一滴水中亦有无穷之生命存在。佛经早指出宇宙大至无限大,小至无限小,这些观念,在法华经,华严经,楞严经,大般若经……等等许多经典内都有提出的,只须细心去读,都会有发现的,佛经所讲的这些,亦算是不科学否?”
李根源欢喜道:“老法师!请再多明示!我是越听越有兴趣了!您说得对!很对!”虚云微笑道:“佛经在几千年前早已穷究真知,知道了宇宙是生生无穷的,物质生了会灭,灭了会再生,只是形态不同,色相转化而已。而直到如今,西洋科学家才讲:物质不灭定律”!宇宙中一切物质与非物质之“能”,均是循环不悉生灭的,佛经早已讲过世界相续与众生相续,这都是完全符合宇宙物理法则的,为何你说轮回不科学?”­
“可是……”李根源说:“轮回说是讲人死了会轮回为畜生……”­
“不错!”虚云说:“没有足够的宇宙物理科学知识之人,听见轮回学说,就会不信,就会视之为迷信!如今我试具一浅例以说明轮回!比如说!今有人所饲养之一猫狗病死,他将其尸埋于树根下泥土,猫狗尸体腐化,被细菌吃光,其剩余的体内各种矿物质元素,什么铁什么钾钙……等等,都归回泥土中,而被草木吸收,于是就成为草木的一部分,草木及其花果又被动物吃下,元素又成为动物生命的一部分,这道理就是物质的循环,再简单不过了。”­
李根源说:“我同意这一点,但是,这跟佛教讲的轮回仍不相同……”­
虚云说:“明白了物质在宇宙中循环的道理,我们才可以进一步谈轮回!我刚才讲的是地球上的物质循环,还有宇宙的生灭循环来讲,宇宙中各星云系统爆炸成细微气体之后,已经毁灭,但是其爆炸之光与能及气体,渐渐又旋转聚汇成形,再成新的星云系统,每一系统内都有亿万星球,兆兆太阳,生灵各异,即是华严经内讲的:如因陀罗网世界,亦如镜灯,重重发光,佛佛无尽,无尽法界。贤首品云:十刹尘数如来。华严经云:华藏世界所有尘,一一尘中见法界。又说:譬如帝珠之网……总之,三千大千世界,无穷无尽……都是在不断生灭循环之中!”­
李根源说:“这与轮回因果有何关系呢?”­
虚云说:“因果律,就是宇宙循环的法则!凡事必有其前因,始有今之果,必先有生灭之因而形成后果。星云系统爆炸是因,转位为光为能是果,循环不已。息息相承,再成新星云系统,就是因果律的循环!凡是生灵都有智慧识力,其色身物化之后,识力仍存,即是俗人所讲灵魂。若他修持行善,心定神安,自然知道趋吉避凶,一心持念弥陀就知道往生极乐世界,若人作善,必有佛菩萨来接引他。相反,若人一生多作恶行邪,心性乖戾不良,良知已闭塞,智慧尽失,他的识力灵魂亦迷失,又不知持念佛号,他自然就会堕落,在迷惘昏朦之中,随他自己的贪心淫欲等等而附着于畜道,世世也不得超脱,生生受苦。至于其人生平的恶孽所为,也必然需要一一偿还。这原是宇宙中的法则,凡事都有去必有来,往复不绝,就好比打回力球一样,用多少力投出去,还会反弹回来的。因果循环与轮回,有何不科学呢?”­
李根源听罢,毛骨悚然,全身冷汗,同时感动已极,诚恳地说:“虚老!弟子听您老人家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!弟子只因留学西洋,只学了些皮毛科学,实未知宇宙深理,故此妄自毁佛!如今听了教诲开示,弟子完全明白过来了!请虚老让弟子皈依座前学佛吧!”李根源立即就跪下来顶礼虚云,那几个副官卫兵也慌得跟着跪下了。­
虚云微笑道:“大帅请起!大帅既已都明白过来,发心信佛,足见大帅仍是善根深厚,觉悟得快!但是皈依之事,仍须请你多多先接近佛法,心生确信,坚固不移,然后再说吧!”­
李根源忙说:“虚老!请勿再称弟子为大帅!纵然虚老今日不肯收我为弟子,我也已经自己私淑大师了!今后但请直呼贱名吧!”又说:“若蒙虚老不弃,便请今晚在此接受弟子供养晚斋,请虚老千万勿却,并请再多讲些佛经与宇宙真理,以启弟子茅塞!”­
虚云本是守午的,怎会吃晚餐?可是转念一想,为了要度化这位军阀,挽救佛教寺院与出家人,也就不宜太过于拘执小节了。于是说:“既是李先生不弃,虚云怎敢不奉命?”­
李根源大喜过望,吩咐左右速备丰宴,又邀了军部主要将官多人来作陪,大家同听虚云讲宇宙本体原理与佛理。­
当晚宴后,各将官告辞走了。李根源又下令掌烛,秉烛夜谈。与虚云讨论佛理,从因果分明,说到业网交织,业果因缘,世界相续,众生相续……等等佛教基本真理,谈到佛经中的深奥真理。虚云越讲越入深奥,李根源听得佩服得五体投地,两人谈到午夜,越谈越起劲。­
李根源叹息道:“今日若不得虚老如此谆谆教诲,我实不知佛理佛法这样广大深奥!我如今完全信服了!我已一心要皈依佛法了。但是我以往已经杀僧毁寺不少,孽业已重,奈何奈何?”­
虚云温蔼地说:“杀僧毁寺,此是当今一时之风气浪潮所致!并非先生一人之过也!知过而能改,善莫大焉!先生今后去恶从善,将来极力护法,则功德莫大矣!”­
李根源问:“不知我能将功赎罪否?”
虚云说:“往昔,阿育王杀僧毁寺,大毁佛教,后来幡然悔悟,改为大宏佛教,建设佛寺佛塔遍及全印度与缅甸,他尽力行善,倡导信奉佛教,成为一大护法,功德无量,千古传诵!今者,先生以无明而杀僧毁佛教,且幸所毁未多,先生若发心将来尽心护法助善,怎么不能赎罪呢?”­
李根源感动以至泣下,又再跪叩曰:“虚老!弟子悔悟了!今后将以余生全力护持佛法,教化众生去恶向善!”­
次晨,李根源即亲自护送虚云返寺。祝圣寺数百僧人见虚云往见李大帅,一夜未归,都料想虚云必是遭到李大帅杀害了,全寺人心惶惶,正在惊慌,戒尘与圣空劝慰无效,各人都打算逃命了,忽然见沙弥来报:“虚老回来了!后面还有官兵护送呢!”­
众僧慌忙出来,只见身穿将官戎装的李根源,亲自牵马,马背上坐着七十二岁的虚云老和尚,缓缓走向山门,后面跟着数十骑护送。日照山中出现金光,从山顶自下。草木都给照耀得成为黄金颜色,全山金光!灿烂庄严极了!

膳食食疗善食养生文化推广,善食养生能启动你的细胞能量:细胞能量就如发动机,发动机若无法启动,外在的一切能启动您自身的原始动力吗?这是一个值得深思和反省的过程?运动与健身是将能为你输送阳气能量:促进你的体内细胞能量贯通!美容和做美容只能协助你的外表体态与形象变得更靓丽

[ 让生如夏日花朵之绚烂、当岁月不知不觉谢幕于人生终极归宿时,让生命如秋天落叶飘向恒河彼岸般静美 ] [ 当一些疑难杂症经过常规医疗如若无法特破时,不妨试下膳食食疗,有时瞧被看不起的事物、一些被忽略的常见事物、往往能产生着奇迹!]你所看到的,也许正是别人所需要的,欢迎分享传递因您更显大爱无边!感恩关注

  黑云受到光的接吻时,就变成了天上的花朵.心理情感健康职业认知!
期待你一针见血的评论,Come on!